看懂GF学会设置潜水电脑表——高手篇

  《看懂GF学会设置潜水电脑表——小白篇》里面简单地描述了GF的设置。在高手篇,我们来详细了解这个原理。

  首先我们要明确一个概念:任何的一次潜水,无论是免减压(休闲潜水)还是需要减压(技术潜水),在上升过程甚至到达水面以后都伴随着身体内气泡的生成或释放。如何让这些气泡在生成和释放的过程不至于对身体产生严重的(或致命)后果,这是所有减压理论、算法所共同追求的。

  我们都知道潜水时,从下潜的一刻开始,所呼吸气体里面的氮气就会溶入我们身体里面……上升的时候,因为身体周围的压力减小,已经溶入身体里的氮气又通过呼吸释放出来。当我们上升的速度比呼吸释放的速度快,身体内来不及释放的氮气就会变成气泡,出现在血液、肌肉、骨骼等等的位置。整个潜水的过程,身体在不停地溶入、释放、溶入、释放……

  我们没办法避免,但只要气泡的大小和数量还没到达严重影响我们身体的程度,这些微小气泡是在安全范围的。当然每个人的体质不尽相同,所以会出现同样的几天潜水,同样的潜水过程,极少数的潜水员会出现轻微的减压病症状,比如手臂大腿内外侧、后背这些地方出现红疹或红斑,这都是比较轻微的减压病症状(肥胖或者先天PFO会比一般人更容易出现减压病症状)。

 

  M-Value(也叫supersaturation limit过饱和极限)
我们怎么去确保氮气从身体内释放的速度在安全的范围内?Haldane从多个潜水记录中发现,潜水员在10米(2 bar压力)深无论停留多长的时间,都可以直接上升(安全速度)到水面(1 bar压力)而不会出现减压病的症状。相应的从50米(6 bar压力)直接上升到20米(3 bar压力)的深度,同样是2:1的压力差,也没有出现减压病的症状。因此认为只要身体组织内压力与环境压力为2:1以内,人体是可以承受的。这个2:1的比率就是M-Value原型。后来,Workman博士把M-Value修正为1.58:1, 这是因为基于氮气的统计模型,在空气中溶入身体内只有占比为79%的氮气,在2bar压力下氮气的分压为79%×2ata=1.58,所以对应的氮分压比应该为1.58:1(和BB教练学习过高氧课程的同学应该还记得PN2的计算吧)。
  在潜水中只要确保身体内氮分压与环境压力比率不大于1.58:1,那就能够大程度避免减压病的发生。那么需要怎么做呢?降低上升速度!通过控制上升的速度,就可以在上升的过程中维持在M-Value限制以内。PADI建议的安全上升速度为9米/秒,最大不超过18米/秒。在休闲潜水中,在免减压时间以内,以9米/秒的安全速度上升,能够确保维持在M-Value限制以内。
  然而上升速度并非越慢越好,过慢的上升速度虽然避免了身体的快组织产生气泡,但是部分慢组织还在未饱和的状态,也就是说在某一个深度下,身体内的快组织正在排氮,而慢组织却是在溶入氮气。所以并非一味的越慢越好。
  实际上到目前为止,科学家还未能发明一个完美的针对每一个人的减压模式去百分百地避免减压病的发生。

John Scott Haldane
    John Scott Haldane

 

  GF梯度系数
  有了过饱和极限作为限制,我们就可以设定潜水剖面图里上升线路的梯度(斜率)。在潜水的上升阶段,电脑表会根据设定的梯度去提示上升的合适速度,这个就是GF梯度系数的作用。这个GF梯度系数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每个人可以根据自己潜水习惯去设定合适自己的参数,而不是一味地根据教程去设定相同的GF。相信有兴趣解读GF的潜水员都不会是刚学习完OW课程的新手,对于自己身体状态也有大概的了解。

 

 

  无数的案例和研究表明,以下条件都有可能提高减压病发生的机率(摘自网络百科):
  减压的幅度:压力大幅下降会有较高出现减压症的可能。例如,周边压力在潜水上升10米后或从海平面飞行上升5000米后会减半。在潜水不久后飞行亦会扩大压力的下降。
  重复暴露:在短时间内(约数小时)重复潜水或上升超过海拔5400米以上亦会增加患上减压症的风险。
  上升的程度:上升越快,患上减压症的风险亦越高。
高海拔的滞留时间:飞到6000米以上的时间愈久,愈容易得到减压症。
年龄:有多篇研究报告指出随着年纪增加罹患减压症的风险也愈高。
之前受伤病史:曾有关节或肢体损伤者较易加重减压症的发生。
  环境温度:有些证据指出低温环境中更易造成减压症的发生。
  身体型态:一个有较高身体脂肪的人会较易患上减压症。这是由于不健康的血液供应,氮会较多储存于脂肪组织之内。虽然脂肪只占成人身体的15%,它却储存了超过一半的氮。
  运动:在飞上约6000米以上高空前、或潜水前后曾经从事激烈运动中,都有较高的风险得到减压症。
饮用酒精:饮酒后从事会有减压状况的活动有较高的风险得病。
  开放性卵圆孔(PFO):胎儿心脏心房间的孔洞,在出生后的第一口呼吸会靠垂下物来遮盖。约有20%的成人这个垂下物并没有完全封死这个孔洞,因咳嗽或其他提升胸部压力的活动会使血液流过这个孔洞。在潜水时,静脉内的血液及微气泡会经此孔直接进入动脉,而非经过可排放气泡的肺部。

有开放性卵圆孔的潜水员该怎么办

 

 

参考文献
《Deco for divers》,Mark Powell
《Decompression controversies》, Simon Mitchell
《开放性卵圆孔(PFO)患者潜水须知》,DAN

看懂GF学会设置潜水电脑表——小白篇

  入手了Garmin佳明的DESCENT MK1潜水电脑表,设置概念从SUNNTO的RGBM(“梯度降低气泡模型”算法)跳入到佳明采用的Bühlmann ZH-L16c 算法上面来。甚至还发现在默认的高保守值下进行潜水,电脑表早早就提示免减压时间已经接近耗完,比出名保守的SUNNTO ZOOP更早响起了警示响声。讲真,水那那一刻我是无奈的。可是MK1表示不背这个锅,它只是忠于设定去完成它的职责。好吧,只有了解它,才能用好它。

  先来看看MK1的三个“保守值”基本设置:

  下表是计划进行一次30米深的空气潜水,MK1不同的保守值设置之间的免减压停留时间区别:

保守值GF Low/High空气(21%)30米潜水免减压极限
35/759分20秒
适中40/8511分54秒
45/9514分41秒

  “保守值:设置减压计算的保守级别。保守级别越高,设备会提供更短的底部停留时间和更长的上升时间。自定义则需要您设定自定义压差。”——Garmin佳明DESCENT MK1潜水电脑表说明书

  这个保守值,其实就是减压理论经常提到的GF(全称Gradient Factors,中文是“斜率系数”)。当GF为0%时,代表着体内气体处于饱和的状态,身体组织既不从外界溶入也不向外释放气体;只有GF大于0%时的过饱和状态,才能让身体释放气体。百分值越大表示越接近人体的理论极限,而GF为100%时,就是过饱和的极限。

  GF由Low/High两组百分值组成:

  GF Low:潜水员结束潜水开始上升时候,在身体内气体压力到达“过饱和极限”的GF Low百分值时候开始停留。它决定了停留的时机(包括停留深度、停留时间)。GF Low数值越低,底部停留时间(免减压解停留时间)越短;GF Low数值越高,底部停留时间越长。

  GF High:潜水员根据设定的减压程序上升到水面时,体内的气体压力将会是“过饱和极限”的百分多少。数值决定了水下从减压停留开始,直到上升到水面所需要的时间。GF High数值越低(越安全),整个上升停留减压过程需要的时间越长;GF High数值越大,减压停留需要的时间越短(体内余氮越多)。

  花一点点时间去了理解,就可以根据自己实际情况需要去自定义GF(注意:在输入自定义保守值等级前,请务必确实了解压差方面的知识),这个可以有。潜水员想要增加这一潜的水下免减压停留时间,可以适当地提高GF Low值,但一般不超过50。这里的GF Low=50代表着我们第一次停留的时机,是电脑表认为我们身体“过饱和极限”的50%压力位置。GF Low值越低,如20, 即身体“过饱和极限”的20%压力位置进行第一次停留,相应地在停留之前的水下免减压时间会短一些。

  如果潜水员想要提高安全系数,或者说最近身体感觉状态不是很完美,那么在潜水时可以适当地降低GF High值,一般不低于70。例如设置为90, 表示潜水员完成最后一次停留(包括安全停留)上升到水面,身体组织的压力不高于“过饱和极限”的90%。

  图中20/90的GF设定只是举一个例子,数值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切忌一味的照搬别人的方法。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谨以此图作为铺垫,后续将继续更新《看懂GF学会设置潜水电脑表——高手篇》,详细解答什么是M-Value过饱和极限。

非洲笔记-4 南非鲣鸟

南非鲣鸟


 
  鲣鸟在空中盘旋,侦察,就像侦察机一样,寻找着鱼群。之所以被渔民称为“导航鸟”,是由于只要关注它们的动向,就能发现哪里有大批的鱼群。只要远远发现有鸟群聚集,那么很大机会就是有成群的鱼在那里。甚至我们也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在岸边观察,随时为船长提供鸟群的位置。

 
  在这个海中空中协同作战的地方,各式各样的猎人展现他们的完美配合,曾经的宿敌罕有地聚集在一起,为着共同的目标倾尽全力。海豚和鲸鱼负责驱赶沙丁鱼,并尽可能地让猎物聚拢在一起,聚拢成球,聚拢在离水面较近的地方。鲣鸟的加入,与水中的海豚、鲸鱼等实现360度全方位无死角的包抄。

一旦锁定目标,鲣鸟就会迅速改变自己的飞行姿态,改变方向,把经过千百年进化而成的坚硬的头朝向下方,伸直粗壮脖子,收缩翅膀,并拢双脚,像炮弹一样,“噗”地的声轰击水面,直扎进水里。

 
  经过俯冲加速,加上并拢得像尖锐锥子一样的身体,鲣鸟扎进水里的时速高达上百公里。体形越大的鲣鸟,可以扎得更深。这种可怕的冲击力,在水里撞击出一条雪白的气泡柱,柔弱的沙丁鱼根本毫无抵抗,靠近周围的沙丁鱼被震得短暂昏竭。这对于鲣鸟来讲就已经够了,趁着沙丁鱼短暂地失去知觉的一瞬间,扎进水里的鸟儿马上扭动自己身体,踢动那短小却宽而有力的脚蹼,连带着翅膀的扑动,游过去吞食一条或数条猎物。

非洲笔记-3 海豚

海豚

 
  成千上万头海豚追赶着沙丁鱼群,它们争先恐后跃出水面,随着海浪起伏,丝毫不吝啬向我们展现优雅的身姿。这种跳跃式的“海豚式”游泳据说能帮助它们减少在海水里游泳的时间,减少了磨擦力,能很好地节省体力。

 
  我们乘着冲锋艇加速前进,破开层层海浪,赶到了冲锋陷阵的前方。这需要有经验丰富舵手去判断海豚前进的方向,并且尽可能不干扰它们的情况下绕到前面去等待。当我们的船停下来的时候,沸腾的水面也冲着我们由远而近。哗哗作响的溅水声,伴随着顶级单反相机的连拍快门声、对焦提示声、手机录音提示声、Gopro按键声,还有一整船的赞叹之声,此起彼伏。

 
  我们当中许多人已经按捺不住了。起身整理潜水服。为了保暖,在出发前我们都穿上了5mm厚的专业潜水防寒服,这种全身的防寒服有很大的弹性,紧贴着身体,只有脖子、手脚袖口、后背拉链位置有开口。虽然说并不能防止寒冷海水接触到我们的皮肤,但是它能够阻止海水的大量涌入流出带走身体的热量。

 
  “噢,我去!好冷!”刚跳下水的KEN叫道。仅有10度的海水冲击着我们的大脑神经,刺激着我们的皮肤收缩毛孔,保持着我们的热量。在防寒服的保护下,我们使劲划着脚蹼前进,投奔拥挤的浪花……数千条海豚朝着我们奔涌过来,并非没有避让的意思,甚至还可以听到这些小精灵好奇地冲我们打招呼,叫我们快跟上。

 
  只是他们移动太快了,我们完全跟不上节奏,只能在它们经过的时候跟它们Say Hi。

 
  海豚追赶着沙丁鱼,成群结队,团队合作(团伙作案),游到沙丁鱼群的下方把它们驱赶到水面。当这些美味的午餐聚拢成一个大概10米左右直径的球体的时候,鱼群就不会再快速移动了,而是聚在一起保护自己。这个时候,就是众多猎食者的大快朵颐的最好时机。它们必须抓紧这个机会,因为沙丁鱼聚拢成球的时间大概只有10分钟!海豚们抓住这个机会从四面八方穿插而入,为的就是这块大蛋糕……

当蛋糕被瓜分殆尽,刚才还熙熙攘攘的集会,一切回归平静。狩猎者又开始追寻它们的下一个猎物。

 

 

非洲笔记-2 大翅鲸

大翅鲸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我是humpback whale,好多人也叫我座头鲸,我当然是不反对的。不过我更关心的是最近小伙伴们在流行什么样的叫声、什么样的声音更受大家欢迎,然后去试着让自己的叫声更好听。这样,我就能够更容易地吸引到异性的关注了。相对于人类,我们鲸鱼的生活简单得多,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求偶和玩耍。

 
  嗯?等等,好像远处有我们的同类在发出叫声。噢对的,那是很远的地方有个同伴在通知大家,这里有好吃的。让我跳出水面回应一下。

 
  看到有猎物,咳咳,我指的是小鱼,我们会游到他们的下方吐出一圈圈的气泡,把他们围起来,驱赶到离水面比较近的深度,然后冲上来把他们吞掉。我们很擅长这种方式,即使我们是单独行动,也能够轻易制造出这种气泡网。有时候我们也会用我们宽大的翅膀拍打水面,离得近的鱼可就没那么幸运了,冲击力会把它们给震晕,这样我们就可以慢慢地享用我们的大餐了。

 
  我们座头鲸互相交流,除了叫声,还会通过一些特别的声音来沟通。对的,我们喜欢从水里面跃到空中,用身体拍打水面,来表达我们的情感。相比起我们的叫声,这种声响更明显更容易分辨。即使人类看不到,我们也能感觉得到远处某个地方同伴传达过来的信息。当然并不只是为了交流,我们为了追求异性,也会在雌鲸面前跃水,展现自己强壮、有力量的身体,来吸引雌鲸的注意。

 
  别看我们体型庞大,虽说有几十吨重,但是对于我们来讲不费吹灰之力。只需要一点加速,稍加用力,我们便可以飞出水面。请原谅我用“飞”这个字,而实际上,人类也给我们起了个名字叫“大翅鲸”,有着巨大的翅膀,可以像鸟儿那样飞起来。

 
  要说有我们讨厌的东西?嗯。虎鲸什么的最讨厌了!自打我们出生,还是鲸鱼宝宝的时候,这种东西就在周围对我们虎视眈眈,随时过来把我们叼走。这真的不是开玩笑,爸爸妈妈们稍不注意,鲸鱼宝宝就成了虎鲸口下的美味大餐。以至于每次见到虎鲸在围猎,我们座头鲸都会出于本能地撞开虎鲸,保护被它们攻击的小动物。结果反倒被抱怨座头鲸总是怒怼虎鲸,说是破坏了它们的好事。可是又谁知道,虎鲸对我们的童年,对我们的幼小心灵造成多大的创伤呢。

 

 

 

非洲笔记-1

 
  甜椒片在空中互相撞击,一片片红色绿色飞舞,轰击着它们周围的黄色菠萝粒,洋葱争相躲闪,交汇出白色的光芒,却又撞上了橙色的咕噜肉,它们到达抛物线的顶端,时间仿佛停止了下来,让你可以看到各种材料在空间的各种形态,它们旋转着,翻滚着。又急转直下,失重一般向地心跌落,倾泄在铺满了油的锅里。
 
  我知道这个冲锋艇在跟我们开玩笑,企图用抛锅的动作把船上的东西像咕噜肉那样抛起来。但是这种小把戏并没有让它得逞,只能乖乖地爬上浪尖,然后遵守着地心引力的指挥,“轰”的一声拍在海面上,用引擎的怒吼发泄着自己的力量。在登艇之前,我们都被反复叮嘱:把所有的防水袋、潜水装备都绑好,每个人都必须穿上桔红色的救生衣,然后听口令迅速翻上船,迅速固定好自己的脚,抓紧绳子。
 
  我们乘坐的这个“锅”,是一艘9米长的双外挂发动机刚性充气船。这个看似像普通的橡皮艇,实际上中间的船体是结实的玻璃钢材料,两侧是充气的橡皮气囊,比一般的橡皮艇可靠得多,又能兼顾轻巧、省油。前来寻找鱼群的游客,分别坐在两边的红色弹性充气橡皮气囊上,气囊里外和顶部三侧都有可以用来固定身体的绳索。我们的这艘还特别改装过,船体里面正中间加装了不锈钢材料的框架,所有人的潜水装备被排列成两排牢牢地栓绑固定起来。加船长、副手一共12人,正好满员。红色的充气艇身十分地引人注目,而船尾装置着两台怪兽般的90P马力Honda四冲程发动机更是让人热血膨胀。要知道,180P的马力,相当于能在1秒钟之内把180个75公斤重的成年人抬起来到1米高。
 
  随着惊呼声逐渐减少,冲锋艇逐渐爬离岸边,驶离了巨浪区。我们开始脱下身上的救生衣,并且开始对船上所有装备的检查。虽然说经过了风浪的洗劫,但是船上的一切都安然无恙。看着JAN镇定自如的表情,终于明白了他们在出发前,强烈要求把冲锋艇上一切绑好的意义。尽管船上的一切都被海水浇了个遍,防水袋还是很好地发挥它的作用,把我们的手机、相机都保护好。
 
  “我们先尝试寻找鸟群” 船长JAN告诉我们,“通常那里意味着有沙丁鱼群。”然后,我们沿着海岸线对外十几公里的距离,来回寻找着我们这次旅行的目标——沙丁鱼……

一千个潜水员,就有一千个图马塔哈

你心中的图马塔哈是什么样子?
是鲨鱼成群?
是杰克风暴?
是鲸鲨游弋?
还是Manta飞舞?

 

直到遇见你,图马塔哈!
这里有多少已被忽视的体会,潜水员的心中纯粹。
这是一个绝对好玩的海上旅程,复始我们心中的需求。
扬帆,出海,破浪前行。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水手梦。
或者闲来躺甲板上晒晒太阳,看看书,三五知已畅谈天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每天潜水前行,欣赏水下的……
各种鳐鱼:Sting Ray、蓝点Sting Ray、Eagle Ray、Manta Ray
各种鲨鱼:Gray Reef Shark、Whitetip reef shark、Tawny Nurse Shark
各种夸张的鱼:2米长的狗牙吞拿鱼、Giant Trevally、隆头鹦哥、苏眉
各种风暴:杰克风暴、鲨鱼风暴
各种珊瑚、海扇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这货虽然说叫做阿氏前口蝠鲼(Reef Manta Ray),是十分温顺的动物。对人类并没有恶意,也不怎么怕人。正在清洁站清洁的它,顺从地慢游让你拍照。时而围绕着你盘旋,如果你趴在沙地上,甚至它还会乖乖地在你头顶上盘旋。近5米宽的身躯就在你头顶游过,遮天盖日,好不震撼。
 

OLYMPUS DIGITAL CAMERA


 
BB教练温馨提示:Manta Ray容易与Devil Ray混淆,Devil Ray的头部稍窄,身体一般只有2-3米宽;Manta Ray的头部较宽,身体有4-5米宽。另外从下方看,Devil Ray的嘴,上唇要比下唇往前突出许多;而Manta Ray的嘴,上唇和下唇几乎是平的。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这只纳氏鹞鲼(Spotted Eagle Ray)就不乖了,远远地就嗅到了潜水员的气息,躲开了我们,拖着长长的尾巴扬长而去。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鲨鱼们都对我们人类提不起食欲,黑尾真鲨(Gray Reef Shark)偶尔好奇游近看看我们,累了,就趴在清洁站剔牙。

 

白顶礁鲨(Whitetip reef shark)有时候与Giant Trevally结伴一起巡游寻找猎物。比如说,追赶海狼(Baracuda)鱼群。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一条 2米多长的护士鲨(Tawny Nurse Shark)妈妈正在沟里面休息,照片可以清楚看到它的肚子的凸起。知道我们并没有恶意,她也不躲开了。当然我们也没有过多地打扰她的休息。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想象一下,数不清的Bigeye Trevally(杰克鱼中的一种),每一条最多只有半米长。它们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鱼群、一个鱼球、一个风暴,呈现在你面前的那种密集、那种庞然,给你带来的震憾感。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仅仅几天的时间,远远不够探索这片圣地。这次BB受德国朋友邀请前往菲律宾的国宝级潜点——图马塔哈群礁国家公园,体验受到严格保护的水下自然生态。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为什么说是严格保护呢?
在图马塔哈,禁止钓鱼、禁止浮潜、禁止使用摩托艇、禁止船只靠岸、禁止船只下锚、禁止潜水员使用手套或叮叮棒、禁止未经批准擅自使用无人机……
数年前美国“护卫者号”扫雷舰在图马塔哈意外搁浅,破坏了至少1600平方米面积的珊瑚,引发了大麻烦。最终美国除了依照菲律宾法律赔偿外,还提供10万美元供菲律宾重建保护区环境。

 

 

我们旅程的第三天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图马塔哈的管理员在水底发现了一条钓鱼线,随即开始对范围内的所有船只进行盘查询问。而在接近结束我们图马塔哈行程的时候,我们意外地发现,在潜点周围固定的浮球水下有违反规定的钓鱼线。有人在违规钓鱼!作为合格的潜水员,我们当然义无反顾把这些钓鱼线收集起来,递交图马塔哈管理处报告我们的发现。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管理部们对这片地方的保护意识是多么的强烈。也只有好好保护环境,我们才可以把这份遗产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大家都遵守规则,就可以来到图马塔哈,能拿着管理员递给你的钥匙,打开门看这个水下的世界。

 

 

 

小知识:
什么是图马塔哈?
图马塔哈,全称是:图马塔哈群礁国家公园(Tubbataha Reefs Natural Park)海洋保护区,占地97030公顷,是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认定的世界遗产之一。位于菲律宾境内的苏禄海中部,直线距离最近的陆地城市——公主港约150公里,

整个保护区范围内没有酒店、度假村等一切商业设施,游客必须提前申请并得到许可,方可以进入图马塔哈。前往图马塔哈唯一的途径是坐船。每年3月中旬至6月中旬为潜水季开放时间,潜水员可以参加由公主港出发的船宿(Liveaboard)行程,前往图马塔哈保护区内观看多达600种鱼类、360种珊瑚(约占全世界所有珊瑚种类的一半)、11种鲨鱼、13种海豚及鲸鱼、100种鸟类,以及玳瑁和绿海龟。

 

附:图马塔哈潜点图

 

我要买背飞

如果你问我,背飞是不是更高级?我要升级背飞!
那我要告诉你背飞并不是夹克式的升级版。它们是对等的!That’s true!
BCD,是潜水装备里面的浮力补偿装置Buoyancy Compensation Device的英文缩写。现在流行的有背飞和夹克式两种。一般潜水中心租借给学员的都是夹克式的BCD。
背飞BCD并不是夹克式BCD的升级,而是与夹克式彼此共存的另一种结构。夹克式方便易用,背飞简洁可靠,大家都能独当一面。
有一定的潜水经验,知道trim而且想要有更好的trim。换用背飞以后,它可以帮助你改变自己的潜水姿态。又或者你在初学的时候直接从背飞入门,这可以让你培养特别有专业范的潜水习惯、走技术流的路线。
讲真,背飞是老少咸宜,新手老司机都OK。即使是初学潜水,也可以从背飞学起。就像前面说的,使用背飞并不是升级装备,而是不同的操作方式。就好比汽车中的两轮驱动和四轮驱动,没有哪个国家规定新手就不能开四轮驱动的汽车,也从来不会有人说四轮驱动一定比两轮驱动要好。

 

 

大家都说背飞的结构又简单又合理
舍弃不必要的,只保留必要的零件。这是背飞的方向。正因为简洁,成本只专注在几个关键零部件上面,几个一线品牌的背飞BCD整套下来,和夹克式差不多的价格。正确的保养维护,背飞的使用寿命非常的长,使用成本会更低。而背飞每个功能部件都是独立的模块化,哪个出了问题,直接更换损坏的部件即可,而不需要整套更换,更能够让整套系统的生命期延长。


图:安装在气瓶上的背飞BCD

 

作为一套有责任的背飞系统,大概由一个气囊、一个背板、一条编织带、两条气瓶固定带组成。我们粗略看一下某潜水系统里对背飞的要求:
气囊在后背,包括气囊和保护气囊的外袋,上面没有绳线、绑带或者弹性材料,不需要用它们来捆绑气囊;
背板作为承载,相当于汽车的底盘。只用完整的一条编织背带固定在潜水员身上,背带上面没有快卸扣之类的连接件;
档带从背板到腰带加以稳固,防止整个系统在潜水员背后抬升起来。


图:HALCYON Infinity/Eclipse背飞系统拆解图(不含气囊)


图:背飞的气囊

 

气囊只管浮力调整;系统的松紧固定交给背带;背板作为系统的承载。分工明确。反观夹克式BCD则把气囊整合在了整个夹克里面,既要浮力补偿调整,又参与系统的固定受力,需要复杂的设计及更厚实的材料才能保证其强度,寿命也会受到影响。而且调整松紧的部件与浮力补偿单元互相牵扯,没办法做到与潜水员身体的完全贴合。

 

怎么去用呢?
一套调整好的背飞,就如同在你脚下听你使唤的精密的高性能赛车,让你所向披靡。正如为你个人调校的机器一样,每一套背飞系统在第一次使用前,都需要经过潜水教练现场的仔细调整。每个部件的功能是什么?怎么去操作使用?要注意什么问题?这需要非常的经验和耐心,许多来找BB教练进行调整背飞和trim的学员,除了下水前的调整,还需要根据视频进行后续的第二甚至第三次微调,才达到最完美的状态。包括背带的长度松紧、五个D环的各自的位置、配重系统的安排,都有完整的理论依据。这也是近年来逐渐流行的DIR(Do It Right)潜水理念所主导的。

 


千万不要嫌麻烦,只要经过一次精心调整,在往后的很长时间里,你的背飞就是随时ready的状态(当然胡吃海喝每月胖三斤体型变化,还是要再次调整的)。整个BCD贴服于身体,就感觉和你的身体是一体的,完全没有松垮晃荡的不适感。你的身体动作都能够很直接地反映出来,夹克式BCD没办法给你的自由感,背飞可以有。
用你的专属装备去Do It Right吧。